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定诸侯 > 七 第一谋士

七 第一谋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过多久药便送了来喝过药没多会儿就开始犯困渐渐的听不清楚他们在谈什么只觉得身上越来越暖最后睡了过去。

    这两天像是总在昏睡从懂事以来就没睡过这么多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和惊吓其实说到底杀人的多半是秦权然而我却并不怕他反倒是怕那些被杀的人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

    再次睁开眼时天光乍亮帐内依然燃着油灯秦权和师兄两人像是一夜未眠正举棋对弈想想也是我一个女子躺在这里让他们怎么办?外面下着大雨又不好出去与兵士们挤到不如下棋来得轻快。

    “好!有魄力!”师兄抚掌大笑“观公子下棋如同两军对阵厮杀得痛快!”

    “先生不必夸我这棋我已经输了。”秦权弃局。

    这时门外侍卫抱了两身衣服进帐一套灰色男装另一套是印花女装。

    “这套是在下的便衣公子不嫌弃的话暂且换上这套是……”看看我“山野之地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女装姑娘见谅。”

    能有件衣服就不错了哪还能嫌弃!“让……先生费心了。”硬着头皮叫了声先生。

    秦权将衣服放到床榻上师兄已转身出去到是让我们觉得有点尴尬秦权抱了衣衫也跟着出了帐。

    见帐帘纹丝不动我这才从被子里钻出来换衣服心里想着等一下要怎么试探师兄的意思。

    换完衣服出来谁知秦权竟说马上就走这让我措手不及我还说想要认师兄……

    “你想回罗望?”秦权还以为我想回去。

    摇摇头“方先生呢?”

    我问了句方先生让秦权愣了一下“在前面。”

    有两个侍卫为我们牵来两匹马一红一黑看起来比我们昨天那匹壮实不少“先生正在前帐议事两位若不急可用过饭后再走。”

    秦权的意思自然是要走看起来样子还很急我也不清楚自己当时怎么想的反倒是跟着他走了出了二三里远才觉自己有点舍近求远我本来就是要找师兄的干吗见了之后还要走?

    想拔马回去时没想到师兄却追了来身边还跟着几位将军打扮的人。秦权以为他后悔放了我们回转马头做好了迎战准备。

    “公子——”勒住马缰与我们隔溪相望。

    “先生是想再‘邀’我回去?”

    “不我是想再劝公子一句西行为上!”

    “谢了。”拱手我并不觉得他不会听从这句劝不然何故还要往东北走?怕是师兄也看出了他的意图这才拔马来劝的吧?

    苦笑一下微微叹息“话已至此我也算对得起与令兄的一场相交之义公子多保重。”

    “方先生——”我这一喊让在场人一愣尤其秦权“先生可是认准了汉北王?”这话一出先是师兄身旁的那几位将军打扮的人一窒随后是秦权。

    师兄却是一笑“姑娘的意思是?”

    “我只是听说汉北王诬害忠良钟爱兵伐先生真要为这样的人效命?”此话一出那几位将军打扮的人怒目瞪我碍于师兄抬手示意他们勿急这才没冲过来否则此时我怕早已经在马下啃泥巴了。

    “姑娘世人眼中看到的好并不一定是好汉北王的功过非今人所能说清自有后世评断。”

    “先生的意思是不会弃汉北?”师尊说师兄的脾气倔强若他决定了那便再难更改当年离开6苍入世就是一例一走就是二十年。

    大笑“姑娘还是多照顾些身子这些事不值得你去烦恼。”

    望着他爽朗的笑容我知道他已经决定了即便我告诉他我是他的同门师妹说出师尊临终的嘱咐那就会改变他的决定了吗?如果可以为什么当年他入世时师尊没有劝住?

    “我也姓方。”迎着他的笑容即使是第一次见他可从小就是在他的故事中长大现在看他到觉得认识了很久。

    听到我说自己姓方他哑然了半刻仔细看着我的眼睛。

    “我叫方示。”我想告诉他我的名字因为我不想这世上只有师尊一个人承认我。

    所有人都是静默的多半是因为不理解像师兄身边那几个将军还有半糊涂的像秦权还有迟疑不定的像师兄。

    “保重!”我知道他一定能猜出来因为6苍方氏只有三个名字:方示、方醒、方合这三个名字一直轮回着用我的名字便是师祖的师兄的名字是师祖的师傅的……

    我想我拔马离开时应该是雀跃的因为我一直感觉自己的名字是偷来的现在师兄也知道了那么也就是说方氏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名字才真正属于我——方示。

    真是奇怪的喜悦竟然为了个名字这么开心像是憋了很久的气突然一口全呼了出来畅快淋漓。

    我突然有点理解武敖当年入军队做火夫的那种喜悦了。

    望着初升的红日我笑容满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