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定诸侯 > 六 斩将

六 斩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跟秀水被武敖送到了城外离军营只有几里的一处小院见我们安顿好他便离开了什么也没说之后接连三天但见门前不停地有兵士行过秀水胆小缩在屋里不敢出来每见我打开院门就吓得直往暗处躲。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相反我的到是突然平静了下来秦家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还记得那晚大公子说过——若是真有那么一天这天下也就太平了可惜……

    当时他说到“可惜”二字时也许早已料到了这个结局。

    “方姐姐是不是要打仗了?”秀水抓着我的手大热天的她的手却是冰冷的。

    我怔怔地看着她因为我也不知道会生什么事。

    “方姐姐等武大哥回来了你能不能帮我求他一件事?”从榻子的一角爬跪到我跟前“我娘和我哥哥一家都在南门西拐的第一道巷子里你能不能帮我求求武大哥让他带他们出来?”小丫头的手像铜条一样箍紧我的指腹。

    “……”我点点头若是武敖能来的话也许还可以让他打听一下张婶的那两个孩子也不知道城里变成了什么样子张婶临行前将两个孩子托付了邻居照顾平常我隔一、两天也会去看看他们出城都好几天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事。

    我努力安抚着秀水让他不要惊慌其实当时我不并怎么明白那种牵挂亲人的滋味打小就被教化成了世外的性格对待事情只带了一双眼睛和一双耳朵而没有带心。

    直到我亲眼见着张婶的两个孩子惨死我才现原来在这世上是不能没有心的。

    本来武敖那天派了两个兵士打算带我们离开罗望怎奈秀水死都要进城找她娘和哥哥我正好也想把张婶的一双儿女带出来就央两个兵士偷偷领我们进城那两人起先怎么也不同意后来没经得住我们再三恳求就同意了因为他们身上带着武敖上次的那块令符也没想会出什么大事。

    孰知当我走进张婶家院子时我彻底惊呆了数十尺大小的院子里尽是血渍院子中心的石磨上……横躺着两具孩子的……尸体!

    跟在我身后的两个兵士见状赶紧架了我的胳膊就往外托直托出了门外“方姑娘千万别哭出声别哭出声!”一个兵士不停地嘱咐我这句话我只觉得呼吸不顺畅胸口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堵住了。

    两人一边一个架着我不停地往前跑好不容易出了巷子沿路的百姓家门都掩得紧紧的或有从门缝里往外看的眼睛里也都透着无比的惊恐。

    “站住!”一队兵士将我们堵在了巷口。

    一名骑在马上、身着银色盔甲的中年人用马鞭指着我笑得有点无赖“你是秦家人?”

    两个兵士急忙放开我的胳膊其中一个掏出了令符“将军这是我们武副尉的姐姐。”

    用马鞭接了令符轻哼一声手一翻转令符啪啦一声跌落到地上“我还当谁呢。”狠狠照着递令符人的身上抽了一鞭子“英奎那孬种算什么东西还敢拿他的令符污我的眼!”对两边做了个手势两个兵士从后面拉出来一位满身是伤的老者仔细辨认才看出来那是崔管家。

    “认不认得她?是你们秦府的吗?”中年人用马鞭指了指我。

    崔管家艰难地抬起头看了看我费力地摇摇头“啪——”鞭子抽过他的后背抽得他一个踉跄跪倒在我的对面。

    突然有股酸涩从鼻腔冲到我的眼窝两滴泪水滑过眼角——我居然哭了十一年来的头一次。

    “老东西还学不乖!”抬头望望我“见你被打就哭怎么可能不是你们秦家的?给我带走!”

    武敖派来的两名士兵见人上来抓我本能地护在我身前却被人给踢到了两旁。

    “回去告诉英奎要他管好自己的弟兄否则小心到时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保不住!”

    崔管家侧脸看了我一眼眼中尽是无奈之色。

    我回头望了巷口一眼以后再不会有两个孩子等在那儿的身影了。

    就是从那天开始我现自己再不能置身事外地看淡所有的事因为它们与我已成了一个整体。

    被抓走之后我与秦家的下人们关在一处地牢里据说汉东王、大公子、老妇人他们早已被动兵变的原汉东副将商巨下令处死而秦府一干人包括下人以及下人的亲属都被关押了起来有反抗者也都当场被诛杀了张婶那两个孩子怕就是因为害怕不肯跟他们走才被杀得吧?我不敢再想下去。

    女眷堆里我没找到红玉的影子不知是不是也遭到了不测。

    被关押了半个多月眼见着囚室里的人一天少过一天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在众人心头难道说这商巨连秦府的下人也不打算放过?

    崔管家一直被单独关押在我们对面的那间完全封闭的石室里每天都要被拉出去两三次每次回来身上就会多几处伤淤到最后甚至已经看不出伤痕了。

    某个深夜当我从惊悸中睁开眼时见到一道黑影立在对面石室前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秦权!

    我没敢推醒身旁的人只是坐在原地直直地盯着他的背影他手上提着一把剑上面正滴着血囚室门口横躺着两三个守卫今晚因为太闷热守卫们只多上了一把牢锁就都到门外凉快去了他们显然做错了决定为了凉快丢了性命。

    在石室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提着剑转身朝囚室走来“哗啦”两声砍锁声把众人吓醒囚室里的十几个人都惊在原地睁大眼睛盯着他手上那把滴血的利剑没人还在乎他的长相大家都在惊惧死期的来临。

    “啪啦”锁链坠地铁门打开众人的视线依然聚集在他的剑上我却仰头望着他即使他还蒙着面可我知道他是秦权。

    “逃吧。”声音轻轻的却透着空洞见众人坐在原地不动抬剑在铁栅栏上砍了一下惊得众人一哆嗦“出了囚室往左跑假山背后有个密道记得进去后把入口堵上。”说完提剑出去。

    众人依然毫无动静他转身用剑指着囚室“不想死的就快跑!”

    那个死“字”激起了反应众人听罢爬起身就跑我被挤到了最后因为脚上的铁链一直没人帮我卸掉所以走不快而且走起来哗哗直响我想这样就是出去了怕也是还要再被捉回来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